公元679年

编辑:上浮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6 22:34:37
编辑 锁定
公元679年,裴行俭平定西突厥,重建安西四镇,遂改年号为唐高宗调露元年。中国尚处于封建社会的繁盛阶段唐朝,国富力强,影响着世界,对世界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一些国家纷纷效仿唐朝做法,尤以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为重。
中文名
公元679年
隶    属
唐高宗调露元年
朝    代
唐朝
历史事件
突厥首领阿史德温傅起兵反唐

公元679年历史事件

编辑
唐高宗调露元年(公元679年),东突厥首领阿史德温傅起兵反唐,高宗命以礼部尚书兼检校右卫大将军裴行俭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率兵北上讨伐。
地婆诃罗自仪凤四年(公元679年)至天后(武则天)垂拱末(公元688年),前后十年,于两京东西太原寺及西京(长安)广福寺,共译出经论十八部,三十四卷。
至仪凤(676-679年)年间,高宗诏令玉铃卫翌府左郎将归德将军陈政,率府兵二千多入闽,并统领岭南行军奋力征战。
据《唐六典》记载,当时西域各国“入居长安者近万家”。在公元679年,波斯王子泥俚斯自长安归国,统率的部属就多达数千人。长安的那些著名佛寺中如兴善寺、慈恩寺、青龙寺、香积寺等,都居住着外国高僧。
调露元年(公元679年)改交州都督府置。治所在宋平(今越南河内市)。

公元679年杂谭逸事

编辑
封建盛世 封建盛世

公元679年狄仁杰整肃朝廷

狄仁杰为侍御史,大力整肃朝廷。仪凤四年(六七九)正月,司农卿韦机于东都禁苑建成宿羽、高山、上阳等宫,乘高临深,十分壮观。仁杰弹劾韦机导上为奢泰,机因此免官。左司郎中王立本恃宠用事,仁杰奏其好情,请付法司。高宗特赦之,仁杰曰:“国家虽乏英才,岂少立本?陛下何惜罪人,以亏王法?必欲曲赦立本,请流放仁杰,以为忠贞臣子之戒。”立本因此受罚,朝廷由是肃然。

公元679年戴至德卒

仪凤四年(六七九),戴至德卒。至德相州安阳(今河南安阳)人,戴胄之嗣子(兄子过继)。乾封中(六六六至六六七),累迁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寻转户部尚书,知政事。父子十数年间相继为宰相,时以为荣。迁尚书右仆射,每遇申诉冤滞者,皆先据理难诘,有理者,则密奏之,不显己之决断以取私恩。时刘仁轨为左仆射,常美言许诺来诉者,人多赞仁轨,号“解事仆射”。至德不以为然,曰:“庆赏刑罚,人主之柄,为臣岂得与人主争权柄!”高宗知而深叹美之。

公元679年器弩悉弄立为吐蕃赞普

仪凤四年(六七九)二月十一日,吐蕃赞普(弃宗弄赞)卒。赞普子器弩悉弄,年八岁,与其舅麴萨若诣羊同(今西藏革吉、改则一带)发兵,其弟六岁,在论钦陵军中。国人畏钦陵之强,欲立弟为赞普,钦陵不可,与萨若共立器弩悉弄,政事仍委于钦陵。唐高宗闻赞普死,诏吏部侍郎裴行俭为安抚使,乘间经略之。行俭以钦陵为政,大臣辑睦,未有间隙,不可图而止。十月六日,文成公主遣大臣论塞调傍来告丧,并请和亲,高宗遣郎将宋令文往吐蕃参加赞普葬礼。

公元679年明崇俨死

仪凤四年(六七九)四月,明祟俨被盗杀于东都。崇俨洛州偃师(今河南偃师)人。少随父恪任安喜令,部下有小吏善召鬼神,尽传其术于崇俨。乾封初(六六六),崇俨任黄安丞,刺史有女病笃,崇俨以方术治之而愈。高宗闻其名,召与语,授冀王府文学。仪凤二年(六七七),迁正谏大夫,特令入阁供奉。崇俨每谒见陈时政,多托鬼神为言,以符咒幻术为高宗、武后信重。曾言太子贤不堪继承大位。及崇俨死,武后疑太子所为,令御史推鞫,户奴赵道生言太子使己杀之,贤由是被废,牵连者甚众。赠崇俨侍中,谥曰庄。

公元679年田仁会卒

仪凤四年(六七九),田仁会卒。仁会雍州长安(今西安市)人。武德初(六一八)擢制举,累仕左武侯中郎将。贞观十八年(六四四),薛延陀数万骑扰河南,仁会与执失思力率兵击败之,尾逐数百里,玺书慰劳。永徽中(六五零至六五五)为郢州刺史,时天旱,仁会自曝祈雨,获甘泽,得丰年,民歌之。后迁胜州都督。州界有山贼依山剽劫行人,仁会发兵捕之,自是城门夜开,盗贼绝迹。入为太府少卿。麟德二年(六六五),转右金吾卫将军,所得俸禄,估外有余,交纳于官。仁会强力疾恶,昼夜巡警,自宫城至衢路,丝毫越法,无不立捕,每日廷罚数百人,躬自阅之,略无宽大。京城无贵贱皆畏惮之。时有女巫蔡氏自言能起死回生,仁会验知假妄,奏流远境。总章二年(六六九),迁太常正卿,后转右卫将军。致仕,及卒,年七十八。谥曰威。

公元679年改元调露

仪凤四年(六七九)六月三日,改元调露,大赦天下。

公元679年裴行俭计取西突厥阿史那都支

调露元年(六七九),西突厥部酋、匐延都督阿史那都支自号十姓可汗,与李遮匐煽动部落,联合吐蕃,侵逼安西。四月,朝议发兵讨之,吏部侍郎裴行俭以吐蕃侵扰,干戈未息,不可出兵,宜以计取。建议借波斯王卑路斯卒于长安,送其子泥洹师归国之名,道过两蕃而取之。唐命行俭册立波斯王,为安抚大食使,肃州刺史王方翼为副使,检校安西都护。行俭曾任西州长史,奉使至西州,召其豪杰子弟千余人自随,扬言天热不可远行,稍凉乃西上。都支信以为真,不为防备。行俭徐召四镇豪酋,言昔日纵猎甚欢,欲再猎,诸胡子弟争请从猎,得远近万人。行俭佯为畋猎,率之西进,离都支部落十余里,遣人问安,麻痹都支,然后再遣人促召相见。都支先与遮匐约秋中拒汉使,猝闻军至,计无所出,帅子弟迎谒,遂被擒。行俭传其契箭,悉召诸部酋长,执送碎叶城。然后简精骑进擒遮匐。途中遇遮匐遣往都支处使者,使其谕遮匐降,遮匐遂降。行俭囚都支、遮匐归朝,遣波斯王子自还其国。

公元679年重置安西四镇

调露元年(六七九),裴行俭平定西突厥匐延都督阿史那都支及李遮訇后唐复置安西四镇。四镇几经置罢,此乃第三次置之。此次以碎叶城(碎叶川旁,今苏联托克马克)代焉耆,四镇为碎叶、龟兹、于阗、疏勒。其时西突厥十姓部落在西域对唐威胁与吐蕃在河西走廊对唐威胁同,十姓部落中,五咄陆在碎叶之东,五弩失毕在碎叶之西,唐改镇碎叶,其意即在镇抚十姓部落。裴行俭执阿史那都支等回朝,留副使王方翼筑碎叶城,方翼于五十天内重修碎叶城,立四面十二门,皆屈曲作隐伏出没之状,城内则街廓回互,街巷通连,并筑坊墙,以备军镇作战之需。

公元679年东突厥阿史德温傅、奉职二部反

调露元年(六七九)十月,单于大都护府东突厥阿史德温傅、奉职二部反,立阿史那泥熟匐为可汗,都护府所辖二十四州酋长皆叛应,拥众数十万。漠南突厥,自永徽(650)以后近三十年,对唐无侵扰,唐利用其东征高丽,西征中亚,讨叛奚,伐契丹,役使频繁,遂起而叛唐。唐遣鸿胪卿单于大都护府长史萧嗣业、右领军卫将军花大智、右千牛卫将军李景嘉等率兵击之。嗣业等初战频捷,防备渐懈,后遇大雪,兵士寒冻,列营不整,突厥夜袭其营,嗣业狼狈拔营走,众大乱而败,死者不胜数。大智、景嘉引步兵且行且战,奔单于都护府。嗣业祖与皇室有旧,乃减死流桂州(今广西)。大智、景嘉并免官。同月,突厥扰定州(今河北定县),刺史霍王元轨开门偃旗,突厥疑有伏兵,不敢进而退。唐遣左金吾将军曹怀舜往恒州守井陉(今河北井陉西北),右武卫将军崔献往绛州守龙门(今山西河津),以备突厥。突厥又煽诱奚、契丹侵扰营州(今辽宁朝阳),州户曹唐休璟率兵击败之。十一月,高宗以裴行俭文武兼资,特授定襄道行军大总管,率太仆少卿李思文、营州都督周道务等部兵十八万,并西军程务挺、东军李文暕等,总兵三十余万讨突厥。唐世出兵讨伐突厥,军威未有如此之盛者。

公元679年置六胡州

调露元年(六七九),于灵州(今宁夏灵武以南)南界置鲁、丽、含、塞、依、契等六州,以安置突厥降户。此举一则以便于唐廷运送军队和给养镇压温傅、奉职二部的反叛,二则加强对突厥降户的统治,使之纳税服役。

公元679年许圉师卒

圉师,安州安陆(今湖北安陆)人,许绍之子。有器干,博涉艺文,举进士,授给事中。显庆二年(六五七)迁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兼修国史。三年(六五八),以修实录有功,封平恩县公。龙朔中(六六一至六六三)为左相。其子畋猎践田,人斥之,子怒而射人,圉师隐而不奏。高宗责其身为宰相,侵暴百姓,免官。后迁虔州刺史,转相州刺史。圉师在州政存宽惠,州人刻石颂美。其下有官吏犯贪赃,事败露,圉师不追究,仅赐《清白箴》,其人自愧而改节。圉师后迁户部尚书。调露元年(六七九)卒。
词条标签:
各国历史 历史 中国历史